Ooc有、私設有、藍河許博遠混用有。
 
公會難得的有了休假,許博遠卻被家裡叫了回去幫自家表妹把宿舍的東西搬回家。
踏著不情願的步伐,許博遠還是認命來到了表妹的大學宿舍。
「誒,哥謝啦。」看到自家表哥到了宿舍,她隨手將手上整理好的箱子遞給自己表哥:「拿下去放車上吧!」
許博遠鬱悶啊,自己真的被當苦力用了,搬著箱子一回身,卻看到桌上有個君莫笑的手辦。
他愣了,定定的看著那身影,憶起那時在網遊裡的腥風血雨,從毫無交往的兩人,晉升到情侶,甜蜜的日子細述不完,然而卻沒有走到最後。
「欸哥你怎麼了,哦那個是我朋友給我的,我想說你有在玩就幫你收下了,但一直忘記給你,剛好今天要搬回家了,你就順便帶走吧。」
「哦……好」他急忙收回視線,壓回了心中滿滿的情緒,專心把手下的事情做完。
 
……
 
終於回到家的許博遠,手上拿著君莫笑的手辦,坐在電腦桌前,望著已放在桌上許久的夜雨聲煩手辦。
 
「我們分手吧。」
「嗯我知道了……但……誰……」
「少天。」
 
卡啦一聲,手上的君莫笑手辦重重摔在地板上,藍河捂住臉,不願想起的回憶一幕幕湧起,他咬住下唇,拼命隱藏住那哭聲,記憶卻不肯罷休地不斷出現。
 
「欸小藍啊。」
「幹嘛?」
「跟哥交往吧。」
「蛤什麼?!」
「哥身為榮耀教科書能和我這種人交往不覺得很榮幸嗎?」
「滾滾滾滾滾滾滾!」
剛交往時的甜蜜、第一次的約會、自己拉著對方要點燃煙的手阻止著他抽煙,卻被對方親了一口。一起開著小號打遊戲,劍客身邊奔跑的戰鬥法師,那時,是那麼的快樂,快樂到藍河以為時間會一直停在那一刻。
到後來,一句句的搪塞,他的臉上看不見當初的笑,藍河也知道這戀情變了調,只是他捨不得,多次打好的分手簡訊,卻在發送前又刪除。鎖屏開了又關,仍舊期待著他的電話。
藍河知道,他在等他,等自己開口說分手,只是不願意面對。只是沒想到的是,他愛的人竟然是黃少天。
一個是自己深愛的人,另一個是自己的偶像。
 
直到嘴裡泛起了鐵鏽味,藍河才意識到自己咬著嘴唇哭了多久,深深呼吸緩了緩情緒,他將地板上的君莫笑手辦撿起,連同夜雨聲煩的手辦一起收進了箱子裡。
也許,本來就太遙遠了吧,藍河想,一個是職業的大神,怎麼會去喜歡上一個打網遊的自己,也許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。
黃少天、葉修,這兩個數一數二的名字,也許本來就是該放在一起的吧。
帶著揮不去的傷感,藍河在床上沉沉睡去。
 
清晨的陽光透著窗簾,藍河睜開酸澀的雙眼,光線刺的他一愣一愣的。還好還在休假,不然公會那些人看到他這個樣子不擔心死才怪。
好好的洗了洗臉,藍河坐到電腦前面,隨手從桌上拿了一張帳號卡,插進電腦卻發現,那是絕色的帳號卡。
(既然都結束了那這張帳號卡也……)
抽出了帳號卡,連同他的回憶,他的煙味,他的笑容,一同收進了箱子裡。
 
謝謝你,曾經帶給我這麼美好的回憶,我知道愛情不是人能控制的。我能做的只有放手,就像網路上說的,全部都給你,而我不後悔。
我還有藍溪閣,我還有一同奮鬥的夥伴。
 
鎖上盒子,塞進櫃子深處,許博遠伸了個懶腰。
「該回去工作啦。」他笑著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舒瞳亞霏 的頭像
舒瞳亞霏

霏的天空

舒瞳亞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雨空
  • 作者ㄉㄉ幹嘛寫那麼虐呢?心疼小藍QAQ
    不過真的寫的很棒
    ps我不禁思考我究竟是葉藍黨還是葉黃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