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走了,床邊留下的微微餘溫,更顯孤單。Lina緩緩坐起身,鬆脫的肩帶順著肩膀滑落,順著肩膀畫落,透露著昨晚的天翻地覆。

都幾次了,來了,還未天明,卻又走了。城裡的那個公主真的有較好嗎?淚水順著空洞的眼神,滑落。

    「你口口聲聲說的愛我,到底是真是假?你從來不告訴我你在做甚麼,你只說過,你要到城裡幫那個公主做事。」她一面撿起床下散落的衣物,一面喃喃念著。

    毫無意外的,拾起的衣物內,沒有任何屬於他的味道。絲毫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 這樣的日子,持續多久了?三個月?半年?每隔兩三天,才在半夜回來一次,天還未曾有光,便又離開了。極少的時間,談情說愛已成奢望,只剩下毫無溫度的索求。

    如果人不會變,就不是人了。

 


    Lina心一橫,收拾了自己的必備品,準備轉身離開這讓她心煩的房屋。在這個房內,有太多太多的回憶,有苦澀,但也有快樂。

    曾經,他們是那麼甜蜜的窩在沙發上,討論著週末的出遊。曾經,他們是那麼愉快的笑著、打鬧著。

    客廳桌上的相框還保留著當時的笑靨,令人懷念卻心痛。

    不願再回想,Lina提起行李,頭也不回的離開,不留下隻字片語。

    人,走了。回憶,卻帶不走。

    踏出門外後,是止不住的淚水,和不斷湧出的記憶片段。

    既然決定要離開了,她,是不會反悔的。踏出了家門,任淚水在臉上胡作非為,直奔老家的她,不曾停下步伐。

    回到了老家,Lina已整理好心情,只是嘴角仍然彎不起來,母親看到她也沒多說什麼,只是笑著幫她把行李拿了進去。

    好像什麼都沒有了,一切只剩下她的心在疼痛著撕裂著。





    而從城裡回到那個空無一人的房子的席德,錯愕的看著只剩下傢俱的房屋。
不相信一切的走著,席德往屋裡探去。「Lina?妳在嗎?」回應他的,是一片寂靜。

    翻遍了屋內所有角落,不僅沒看到Lina,連任何一封信也沒有看到。席德雙眼空洞的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 「Lina……Lina……」席德將臉埋進手裡,腦中浮現的盡是Lina燦爛的笑顏和一幕幕的甜蜜。

    溫熱的液體沾濕了他的手,那是他懂事以來,第一次掉淚。

    從小到大,他所知道的就只有要成為好的繼承者,和不斷的社交活動,那些人虛偽的面容他早已看到厭惡不已。壓的讓他喘不過氣的課程,也只是滿足大人的虛榮心,想把他教育成一位優秀的繼承者。卻也造就了他今天的叛逆之路。

長大後的他,雖然依長輩的想法成為了繼承者,卻叛逆的跑去了城裡當情報販子。


    第一次遇見她,是在他閒閒沒事做,在街上晃著的時候,她那純淨的笑容吸引了他的目光,潔淨而毫無汙染,未經世俗卻又沉靜穩重。

那是他,第一次為女人動了心。

    身為一個繼承者,他身邊從來不缺少女人,但是,卻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引起他的興趣,除了她。

    那些婀娜奉迎的女人,目的,全都寫在臉上。不枉乎是錢、土地、抑或權力。

那些厭惡的嘴臉,席德早已從憤怒,看到無感。而第一次挑起他心中漣漪的Lina,潔淨的面容,素雅的洋裝,淡淡的笑容,瞬間就像融化冰雪的第一抹陽光,溫暖而令人留念。

    既然看上眼,就一定要到手。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理念。他刻意調整自己的時間,去「巧遇」她。


    真正的第一次相會,是在她帶著育幼院的小孩出來玩。

    「小朋友等一下要乖乖排好隊,千萬不可以衝出馬路哦!」她笑著叮嚀著眼前的小孩。

    而正當她講完話時,一個小孩不受控制的衝向了街道。伴隨著Lina驚嚇的表情的是,不顧一切沖出的席德。

    一把抱起了衝出去的孩子,他將小孩抱回她的身邊。

    「謝謝你……」她緊緊牽住從他手中接過來的孩子,臉上仍是滿滿的驚魂未定。

    「不會。」他笑著,「需要幫忙嗎?」

    「不用不用!這太麻煩你了!」她急忙推辭著。

    「沒關係啦,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。」他笑著幫忙牽起了後方的小朋友,一路上兩人漸漸聊開了天,也逐漸熟識。





    「不行!」席德像是驚醒般,忽然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,「不行,我一定要去找Lina,我不能放她一個人。」

    他急忙跨上馬匹,停頓了三秒鐘,立刻想到她唯一會去的地方。快馬加鞭的他,日夜不停地奔向Lina的老家。


    叩叩,禮貌性地敲了敲門,席德臉上仍有未抹去的汗水。

    而來應門的是Lina的老媽媽。

    「伯母不好意思我讓Lina傷心了!請再給我挽回的機會。」席德一見到Lina的媽媽,便90∘鞠躬的向她媽媽道歉。

    從小高高在上的他,從未向人低頭。如今卻為了一位平民女子,而向她的母親彎腰。Lina的媽媽當然了解這些,看著他眼裡甚是不捨。

    「快進去吧。」Lina的媽媽微笑著將他扶了起來,「傻孩子,快進去吧,我想Lina她也在等你的。」


    走到了Lina門前,席德先敲了敲門。
    「Lina,我進去囉?」他推開了門,只見Lina坐在床邊背對著他。

    「Lina對不起……」他慢慢地走向了她身邊,坐在她身旁的空位。她的眼眶仍紅紅的,透露著哭過沒多久。

    「對不起讓妳沒安全感,但是有甚麼事要跟我說好嗎?」他悄悄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 「告訴我……你到底為那個公主做了甚麼?」Lina聲音依舊帶著哽咽。

    「噗,原來是吃醋啊。」席德忍不住笑了下。

    「席德!我很認真在問!」Lina轉過頭望向席德,聲音雖帶著哽咽,眼神卻是無比認真。

    「我親愛的Lina啊,妳真的是好傻好傻啊。」席德無視於Lina的眼神,寵溺的笑著摸了摸Lina的頭。「妳難道忘了明天是什麼日子嗎?」

    「明天?」Lina沉默的思考了一下,「啊!我的生日!」

    「對嘛,所以說,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明天啊,沒想到竟然忽略了妳的感受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他苦笑著握著Lina的手,輕輕的晃著。

    「可是你明明就是一地的領主,為什麼需要去外面賺錢?」機靈的她,可不容易被甜言蜜語說服。

    「這……說來話長啊。除了那是我原本從以前就有的興趣外,另外就是我的父母並不讓我娶妳當作妻子……」他面有難色地低下頭。

    「因為我是平民嗎?」Lina好不容易結束的淚水,又在眼眶裡打轉。

    「所以啊,我用我自己的力量……」說到一半,他忽然放開了她的手,忽地單膝下跪,從懷裡掏出了一枚戒指,「所以Lina,嫁給我好嗎?」

    「你這個……笨蛋!」Lina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,一滴一滴,滴落在自己的裙上。

    席德溫柔的吻掉了Lina的淚珠,輕輕地擁住她。「乖,我不會丟下妳的,永遠。」

全文完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舒瞳亞霏 的頭像
舒瞳亞霏

霏的天空

舒瞳亞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