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走了,床邊留下的微微餘溫,更顯孤單。Lina緩緩坐起身,鬆脫的肩帶順著肩膀滑落,順著肩膀畫落,透露著昨晚的天翻地覆。

都幾次了,來了,還未天明,卻又走了。城裡的那個公主真的有較好嗎?淚水順著空洞的眼神,滑落。

文章標籤

舒瞳亞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